插卡音箱资源网

当前位置: 插卡音箱资源网 > 信息 >

可能真的老了心态吧,最近喜欢听戏。

可能真的老了心态吧,最近喜欢听戏。 以前也喜欢戏,但对任何曲种,都没特别喜好过。只记得很小时候大姐和哥带我看过电影《桃花扇》,剧中贯穿着昆曲,剧情不懂,也不记得故事

可能真的老了心态吧,最近喜欢听戏。
 
        以前也喜欢戏,但对任何曲种,都没特别喜好过。只记得很小时候大姐和哥带我看过电影《桃花扇》,剧中贯穿着昆曲,剧情不懂,也不记得故事内容,但有个画面却一直印在脑海:结尾侯方域远离尘嚣的背影。虽然很小,不知道何为伤感,但那画面一直让我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怀,现在想想,应该就是所谓的伤感吧。
 
        妈妈喜欢秦腔。记忆里,最喜欢妈妈给我们裁剪衣服时,一边娴熟地挥舞剪刀,一边小声哼唱秦腔的调调。七十年代末,爸爸买了台电唱机,爸喜欢广东音乐,也会给妈买秦腔的唱片,老家来亲戚时,爸就会放唱片,一直记得《华亭相会》里的这几句唱词:高文举读书一更天 ,梅英打茶润喉咽,高文举读书二更天,梅英磨墨膏笔尖,高文举读书三更天,梅英加油拨灯盏......只有声音,对剧情也不了解,只知道男主角是读书人。妈说这剧唱的最好的角儿叫仁哲中。上小学时,有次妈妈得了几张戏票(记得八十年代,民间的戏剧演出在城市剧院很少见),不知为什么带我了去,也忘了是什么戏了,但当时我看懂了,而且,还感觉那些角儿唱的极好。数码产品发达极致的现在,哥收藏他所喜爱的音乐同时,也会经常给妈妈买回来她喜欢的秦腔光盘,现在妈妈可以想看时随时播放。我对秦腔,没有达到特别喜爱的程度,但是,却有妈妈的味道在,因此,只要听到,就感觉是母语一样。
 
        我的发小桂霞,父母是安徽人,家里自然喜欢黄梅戏,那时候,已经有录音机了,她总会拿黄梅戏的磁带给我听,我拿到家里,大姐和妈妈也喜欢听。 那阵子,还学会了一些小唱段唱给桂霞,比如《打猪草》里的对花。嘿嘿,现在想起来,有点笑自己。
 
        有了录音机,流行歌曲自然少不了听,而越剧也是我们常听的。这缘起于越剧电影《红楼梦》,是大姐和哥的童年记忆,因为他们小时,电影一票难求,哥因为很会画画儿,还自己模仿画了电影票去看,听说哥一个人看了四五遍这电影。录音机进驻的时代,自然少不了温习。对王文娟和徐玉兰的喜爱,自然更甚。也还记得电影《舞台姐妹》,是描写“黑暗旧社会”下越剧姐妹悲惨生活,受尽压迫,在“新社会”里才得到解放、重生……的,其故事情结真假不计,但穿插的越剧,却也让我们西北人对南方戏剧有了一点认识。(在那样一个被极度精神禁锢以至精神匮乏之后的年代,任何娱乐,可能都能唤起人们对新鲜事物的乐趣吧。自然这是说电影当时的热度及当时喜爱其的大人们。)

         对京剧,一直没感过兴趣,每年春晚的京剧也是感觉挺烦。最近,却莫名地喜欢听听,可能是腻了流行歌曲吧。(突然想起曾看过的一篇报道:一老外,因为极喜欢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歌而连续听了三百遍之后,就再也不想听了),再好的东西,如果熟悉到知道一下个旋律的音程的程度,也会感觉乏味无聊吧。故而想换换味道,换一下视听味道。虽然不懂京剧的唱腔,流派,但感觉听起来韵味醇厚,耐人寻味。其实,也听不出什么道道儿,就是乱听罢了。这样乱听着,却也感觉京韵的节奏及腔调,很得劲儿!
 
        网上翻了些以前的戏曲音频,只有简单的笛或箫伴奏,唱腔自然优美,唱功真现。由此想来,没有留声机留下的那些古老的演绎,可能更吸引人吧。唱腔里,有世事,有情感,有质朴的文化气息。一直在找孟小冬的录音,听说她是曾经的冬皇,沉稳的老生,在她表演下,尽展京剧的魅力。但遗憾的是非常难得。有机会去唱片市场看看有没有吧。想听的愿望,一天天更浓。
 
        只是喜欢听听,一个人的时候,听戏,是件惬意的事。
 
        难道,真的老了心态?! 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