插卡音箱资源网

当前位置: 插卡音箱资源网 > 信息 >

宜兴的地方戏是“锡剧”,还特别喜欢“越剧”

有年夏天,我还被我姨娘家的二女婿和他的战友开着辆大卡车带回了宜兴 好家伙!我那姨娘他们看见我居然也跟着车子一起来了,可高兴坏了,刚刚吃完饭,就一个劲滴喊我表演节目,

    有年夏天,我还被我姨娘家的二女婿和他的战友开着辆大卡车带回了宜兴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好家伙!我那姨娘他们看见我居然也跟着车子一起来了,可高兴坏了,刚刚吃完饭,就一个劲滴喊我表演节目,我小时候倒是很大方,就当着差不多全村人的面又唱又跳的,几曲下来,还不过瘾的表姐们又拽着我,非要我表演“木头人人”(就是那部男主人叫小满的,捡到一个剧团的小木偶,一时糊涂,想占为己有的那个叫‘小铃铛’的木偶),于是,我绘声绘色滴一边嘴里嚷着:“我来啦!我就是大娃娃,赶紧把小铃铛给我呀”……一边还手脚并用故意模仿着木偶僵硬的动作和姿势、、、一时间,可把大家伙乐坏啦……  

    我那姨娘家(东港桥)就紧靠着奶奶家不远,而奶奶家不远处就是妈妈当年长大的地方(史家村),大约也就2、3里地的样子,中间还隔着个叫“郑家村”的,那里更有我爸妈最好的一对发小,那个叫“风鸣”的,还是我的堂姑妈,和家里关系很近,特别又嫁给了我爸妈最好的同学“郑如坤”(这个堂姑爸是个水利工程师,据说当地很多桥都是由他设计制造的,人品和口碑也相当好)!这下更好!每次只要一得到我回了老家的信,马上派他们的小女儿“丽萍头”(他们就是这样喊的)来接我,这丽萍头也就比我大一岁,跟我堂姑妈很像,长得飒是好看,偏我又和她合得来,就常常不顾其他亲友的挽留,甚至只对着奶奶喊了一句:“亲娘(宜兴人对奶奶的称呼),我去白相了”!就一溜烟滴跑开了……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江南人家总是一副“小桥流水”的样子,奶奶家的门前便是一条大河,还忘不了那次夏天去老家,看着满村的孩子都在河里游泳,哪怕只是“狗刨式”也让我羡慕,我便缠着奶奶也要下河,奶奶先还不答应,可架不住我的一再哀求,只好让我去了,不过,她知道我只会闷游,还不会换气,就只许我在河边游,这还不放心,又踱着双小脚,竹根拐杖,跟着一起来到河边,一直目不转睛滴盯着我!
   唉!我小时候,真是够淘气也够厌的了……    ……

 
     那时农村人的业余生活少,家里也没有一件像样的电器,我只发现墙角一处还有个拉线开关,拉开后还可以听听当地的广播,而每到过年,村村基本都有文艺汇演,宜兴的地方戏是“锡剧”,还特别喜欢“越剧”,各地都有业余的文化团体,我姨娘家的小女儿“芳伢”便出演了锡剧http://www.chaka123.com/drama/l_19_1.html《十五贯》里的一个中军,虽只是个跑龙套的角色,却演的中规中矩!身上还正儿八经滴套着那套古装行头,演的像模像样的!!那次她去剧场演出,我还跟着她一起去的,临时还曾被热情的乡邻要求也来一段,于是,在《十五贯》开场前,我便当着全场观众的面,大唱大跳起那首《太阳最红、毛主席最亲》来,一个人在台上,又奔又跳的,很是卖力,等我表演结束,那个主持人又上台特别介绍了一下:“刚刚表演的,是史孝珍的女女(儿)”!大家的掌声更加热烈!!——我母亲曾经是当地的文工团团长,几乎家喻户晓的响当当的人物,而她曾经扮演的“祝英台”至今还留在许多人心里……    

     晚上,住在亲戚家的我,还是被意犹未尽的他们一再要求表演,已经脱了棉袄的我,只好又爬起来继续在床上唱啊跳啊蹦啊的,好在我老家的那些床还很结实,有些大户人家条件好的床,那更是漂亮,板板实实的不说,二边还挂着蚊帐,上面则是雕龙画凤的装饰,煞是好看!
     没想到半夜我就出了状况,上吐下泻的,许是受凉了,吓得众人不知怎么办才好,那时乡下缺医少药的,村里最多也就一个“赤脚医生”,要不,去敲敲他的门?
     我倒是无所谓,我从小体质很好,极少生病,就算有个头疼脑热的不消一天准好,我才懒得半夜去人家家敲门,再说、再说我又不是扛不住! 于是,死活不肯去,只是喝了些热水,倒下继续睡、、、果然,还没等到第二天结束,我已经病愈,于是,我又开始红烧肉、肉圆子、甜饭(乡下只有过年才做的点心,糯米做的,还拌了好多荤油和好看的红丝绿丝,类似‘八宝饭’)还有排骨、蹄髈滴大快朵颐(注:鱼虾我却不爱吃,我嫌麻烦费事) ,O(∩_∩)O哈哈哈~   

     宜兴人的过春节那可是真的热闹呀!队里不仅要“分红”、还要“杀猪”,要通过抓阄的方式分猪肉,我记得那年去姨娘家竟抓到了一个大猪头,只好煮煮吃了,又自己出钱买了好多肉;除此,还要做豆腐、舂米粉(凡宜兴人家,家家户户过年时要包好多好多团子,用大火蒸熟,再2只2只背对而贴,放在水缸里养着,以便招待来客或自家人吃,而那一整缸的团子即:元宵,有甜有咸,好吃极啦!);还要做糖啰、做米糕、做小方糕,还要“裹馄饨”吃等等……

     家家户户不光“贴春联”、“画粮仓”、、、更要放爆竹鞭炮!而年初一一早,便不断有人来门前“唱春”(拿个竹板说唱着吉利话,以便换来主家的几个零钱),更有“调狮子”(就是舞狮子的)的,还是对着主人家说着吉利话,家家都会拿出平时自己都舍不得抽的好香烟,一般是“飞马”或“雪峰”,有条件或有门路的人家,则会递上一二根上海产的“大前门”发给他们,再赏些零钱,于是,这些民间艺人便兴高采烈地往下一家跑去…… 


     最有意思的是那次被我姨娘他们打电报来“骗”妈妈说妹妹“病危,速来”!其实是想妈妈来参加她大儿子婚礼的那次,还记得那次我妈妈接到电报后,就慌慌张张跟领导请假(那时已是腊月20几了,离过年没几天了),第二天一早便领着我直奔老家赶去……
     那次倒是没有跑辛苦路,还记得妈妈跟我刚刚下车,就找地方打了个电话,也不知她找了什么人,不到一个小时,就等来了他们开来的一艘“机帆船”、、、当我们风尘仆仆滴赶回“史家村”的时候,我妹妹,这丫头正和几个孩子立在墙角玩呢,一只手还在口袋里掏东西(掏蚕豆吃) ,看见我们,先是一愣,也不知道喊妈妈,也不知道喊姐姐 ,还是我妈妈忍不住,跑过去就一把抱住,刚搂怀里就开始眼睛冒汗,又怕被姨娘他们看见,赶紧擦了(可惜,这一幕并没有逃过俺的眼睛,别以为我真的只是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哦 ),妈妈抱着小妹,一个劲滴亲,嘴里还喃喃滴:“庆,喊妈妈!快喊妈妈”!可气的是,这丫头愣了半天,竟蹦出一口“正宗”的宜兴话,不过也就2个字:“姨娘”!、、、把妈妈吓了一跳,旋即便笑了……
  
     史孝珍(妈妈)回家来了的消息很快便传开,顿时,姨娘家被围得水泄不通,大伙一个劲喊着妈妈的名字或称谓,这个要拉家里吃饭,那个也要拉,就这样一天都不知道要吃几顿饭了,到最后,再去的那家,面对着满桌的鸡鸭鱼肉,也只是象征性滴动一、二筷子了,可是,大家都好开心,没有接到我们的乡亲甚至还会生气,怪妈妈看不起他们了,妈妈只能一个劲地解释,并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分发给各家亲友们,这才安抚了他们……… …


     更可笑的是小妹——这丫头临和我们回南京时,竟然拉着妈妈的手跑到姨娘家堆粮食的那间屋,指着其中的一袋稻谷说:“姨娘,你走时把这袋米带走,这可是我们队里分给我的哦”—— 其实是那次队里分粮食,队长和妹妹开了句玩笑,说这袋是你的口粮,谁知这丫头竟当真了、、、O(∩_∩)O哈哈哈~  

     最后一次和妈妈一起回老家便是87年12月我奶奶去世的那次,因为奶奶晚年是被我小姑妈接回了“元上”姑妈自己的家,我小姑爸可是位极其善良厚道又孝顺的人!他在十里八乡可是出了名的老好人,当年村上只要有人家断粮时,也总会找到他,而他哪怕自己家不吃,也要把家里的稻子等口粮拿去救济人家,有时甚至还会把刚刚领到手的工资毫无保留地全部掏出去,哪怕回家后被我姑妈责怪仍毫无怨言!他也是当年他们那个乡唯一一家工厂的会计,还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!! 妈妈在世时,每每提到小姑爸都是赞不绝口!!!   我奶奶因为得到他们的照顾,一直活到了92岁高寿,临终的前一天晚上还吃了几只团子,没想到一觉睡过去就没有再醒过来,不过却是一脸的慈祥,像平时睡着了一样!

     那天我妈妈带着我们姐妹刚刚赶到,就被小姑妈哭着喊着:“老奶奶,你快醒醒吧,你睁开眼看看吧,你的好媳妇孝珍伢回来了,小洁小庆也来看你来啦”、、、于是,哭声一片,小妹甚至哭到鼻子出血,吓得大伙手忙脚乱的连声称奇,直喊:“到底是自己的亲孙女啊,亲娘没带过她,还能哭得这样伤心”…… 
    

    而忙完奶奶的葬礼后,我们再次赶回奶奶的故居(奶奶的后事全部是在小姑家办的,办得那叫一个风光!因为奶奶的6个子女,只有小姑妈一人留在了农村,而其他5个都远在外地甚至台湾,甚至有人不服气,大家一起赶来“吃大户”,二个村子相隔很远,差不多有20几里地,不过奶奶原先那个村子的人家,可是一个不拉滴都赶来参加了,光寿碗就买了几稻箩——人们连抢带“偷”滴,据说,作兴这样!不够,又去买,不够,再去,一共买了3次),结果,当母亲带着我们告辞时,送别我们乡亲们竟有满满的一田埂人,很多人一直舍不得,还送出很远很远,一直到母亲一再央求他们回去…… ……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